被水淹死的鱼(五篇)

蚂蚁

我坐在草地上发呆。一只蚂蚁在我手臂上大摇大摆地散步。它到达我手腕的悬崖边上,望望那悬空的空白就回过头了。我悄悄地转动手臂,产生一个新的能够承重的平台。这是一个无聊的游戏,没有公平也不存在善恶。我和这只蚂蚁相互依存,占用着对方的时间。

在我旁边,一朵野生的风铃突然落了。落花掉在草地上,是一声轻轻地叹息。我拾起那快要枯萎的花,花不知道疼不疼。我的疼是瞬时的,瞬时的疼痛漫延,扩散成一种灰白的情绪。花蕊里也有一只蚂蚁,这只蚂蚁是金黄色的,它在花朵的皱褶里爬山越岭,寻找着自己的快乐。它长着六条长腿,走得再远,都不会累。

 

山中的路

行走的时候才会有路,如果你没有行走,只是站在那里看,路是看不见的。看不见的东西里,可能有不可知的危险。某种有毒的虫子。能缠绕你,捆着你,困死你的某种植物。锋利的叶片。伪装好了的陷阱。隐藏着的深渊。附着在树叶背面的阴影。内心里的一些鬼怪。妖怪。某些可能的奇迹。没有中心和边缘,失去方向感。如果你停下来,会被这些东西淹没,被这些危险杀死。如果你继续前行,你会回到原来的地方。

2009年7月17日

 被水淹死的鱼(五篇)

被水淹死的鱼

我确信那鱼会被水淹死。它们在水里自由自在,还不时地从水面上跳起来,展现它们的欢乐和自由。我没有它们那么高兴,也没有它们那么自由。我小心翼翼地,生怕自己会掉进水里。生怕自己和它们一样自由而且快乐地被水淹死。那要被水淹死的鱼,睁着忧郁的大眼睛,它知道自己的命运,但它仍然那么快乐。它不会因为要被水淹死而离开水。它喜欢水。水是自由和危险的。自由和快乐是毁灭所有事物的一个捷径。我呼吸着自由的空气,我即将被空气淹死,我即将被你制造的快乐杀死。我没有多少时间,无法看到鱼死亡的过程,但我确信那鱼会被水淹死。我确信。

 

森林里的阳光

高大的松树把自己的松叶尽量地展开,想要吸收更多的阳光。下面是一些阔叶的灌木,它们长着大大的叶子也是为了同样的目的。经过多层过滤后,遗漏了一些细小的阳光碎片,这便是小草和苔藓的食物。森林里的小草瘦弱,它们在腐叶里艰难的生长,弱不禁风的样子有些可怜。而我属于森林的第四个层次,我躲在树阴下,躺在小草上。阳光不会让我生长,阳光只会伤害我的身体。我只能躲在暗处看着那些植物贪婪地吸食阳光。植物对阳光的吸收、释放、反射和折射,那种狠命的争夺,成了我的视觉里的阳光大片。这些决定植物生死存亡的阳光,只能是我内心的一种意识,而不是一个真实的存在。

 

焦虑

我吻着你的头发,嗅觉里是艾草苦涩的清香。而你沉没在疯狂的草丛里,浑身激发出更加狂野的力量。你在寻找更多的感觉,更多的唇。你在释放更多醉人的妖气。大地变的脆弱。树叶燃烧,冒出绿色的火焰。我们像是沉睡了亿万年的植物,被风的镐挖掘出来。我们是黑色的,黑的像两个煤块。内部的裂变和聚变让我们处于一种饱和状态。爆炸。黑色的灰烬。涂抹在木柴上的一种黑色的粉末。

浏览(74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