压力

压力
王元彬
 
每一天,我都能听到有人在重复着“压力太大”诸如此类的话,这似乎是确凿无疑的。当今社会,有几个人是压力不大的?如何面对压力,似乎成了唯一重要的议题。
 
对我而言,压力最大的时候,在以前不外乎是考试前与假期的最后几天,原因也不外乎那么几样:成绩和作业。但自从我申请入团以来,事情就开始恶化了:作为要录入档案的文件,入团申请书、思想汇报乃至入团志愿书的要求都包含“不能有错别字”一项。仅仅这一项,便使我在完成这一额外任务时费尽了心机:如何把错字改正、把别字合理化等等。但仅此的话,最大的不便也只是要不断重写而已,压力也不过是多一项作业的级别。但问题出现了:入团志愿书,现在每一本都有唯一编号,若是写了错别字就只能去省里重新申请一份重写。也正因如此,他给我们带来了极大的压力,令我们都不敢轻举妄动。
 
但无论如何,这份志愿书终将是要被填写的。我们用铅笔起稿,再一步步用黑笔把它描下来。这个过程是艰苦的。但在这个过程中,我又发现,静下心写字时,出错率是最低的。紧张、焦虑时候,出错率便会更高。或许,这是在告诉我们,面对压力最好的方式就是静下心来,一步步地解决它,而不是发泄一通却不做,不去推进解决压力而任其发展。
 
有时,我们说压力就是动力。但也许,只有当我们静下心来面对压力,它才能变成推动事情向前的动力。
 
乾乾按:压力
 
元彬的随笔《压力》,就地取材,因压力思压力,见解源于自身经验,实在、得真谛。于“压力人”,是很好的借鉴。
 
压力,堪称每个生命成长的小伴儿。通常,与岁共长。孩子在成长过程中,自打模模糊糊感知到朦朦胧胧压力的那刻起,仿佛,压力便有了终生挚友的属性。区别可能只在表现形式的多姿多彩。
 
元彬提及的“压力最大的时候”,大概是同年龄人的共鸣语。这样的压力,跨越时间、空间一贯。对元彬而言,遇见新一波更大的压力,始于一个积极的青年将入团意愿落地为切实行动的那一刻。成为团员的进程里,元彬感知到了升级的压力。我是他成长中压力的见证人。导师班时光,我确凿听得过元彬深沉的呼气、看得过他紧蹙的眉头。走近,他的桌上,摊开着写下“入团申请书”的信纸、没有翻开的《入团志愿书》。这时,我每每鼓励他,“这是组织对优秀青年的考验。”尽管承受极大的压力,但第二日,我总能看到如释重负的元彬——特别阳光特别清爽!我知道,元彬又一次完成了组织的挑战。
 
元彬的优秀,有因。他很善于思考,从来直面问题、想解决问题的方法。静生金,是他的发现。元彬这一发现,实在得压力的真谛、得静的精髓。
亲爱的读者朋友,当您感到泰山压顶之重时,不妨学学元彬的做法——静下来,努力行动起来!您若真得做了,会发现:内有大乾坤的。
 
浏览(1002)